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都市  »   小园春梦 &
    小园春梦

    小园春梦

    一、寂寞的女

    闺房寂寂,孤灯独坐,百无聊赖,四周寂静,夜半无伴,冷衾思往,面目全非,我独坐在双人床上,和热恋情人阿忠同居,才不足一年,他已经移情别恋,在外另筑新巢,感到鸳鸯枕冷,常常泪容满面。

    对镜自顾,自觉姿色虽非国色天香,但也算得上清秀端庄,为什幺受到阿忠嫌弃,好像旧鞋一样弃之不顾?甚至连家用月给,都没照应,必须再度再入职场谋生,百思不得其解。

    公司上司梅明旺科长,常常对我暗中照顾有加,但我知道他也是别有用心,常在私下言语挑逗,但我见过他老婆,是个精明能干的脚色,不是好相与的,况且我前车之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所以一直拒之千里之外,从不假词色。但夜半孤灯,往往心头火上来,有时也是偶而出现在脑海人物之一,往往难以入眠。

    我这里是一户租来的乡下房屋,虽然不大只有廿坪(约六十平米) ,但却交通便利,公车班次蛮多的,而且近邻亲切往来,鸡犬相闻,安全可靠。

    今夜,窗外明月如镜,万里无云,又一定是一个无眠的凉夜。窗外虫鸣不已,远处偶传来几声犬吠,我靠在枕头上,闭目沈思,才要进入梦乡,却听到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走来,我猛然惊醒,我单身独居,每天临睡都会检点门窗,不可能有宵小入侵,忙睁眼观看,却看到有一个身穿运动装的壮硕的青年,微笑地站在床边看我,我一惊非同小可,欲起床责问,他却轻轻地用手捂住我的嘴吧,

    轻轻地说:「慧芬,不要怕,我不是坏人,只是一个仰慕妳已久的邻居,我姓周,名字叫黑豹,今天看到妳夜户未锁,觉得是天赐良机,才不揣冒昧来访,请不要大声呼叫,惊动四邻,好吗」?

    我愣住了,第一、我从来没见过你,更不要谈认识你,第二、就算我认识你,你也不可以半夜闯入我家来,第三、我确定我明明睡前有上锁,你是怎幺进来的? 这一定是非盗即姦。

    想到非盗即姦,我心中一动,我抬头仔细看了一下这个年青人,身高约170cm,个子壮壮的可能有70kg,留一头短髮,下颌有一些短髭,面孔到还算清秀,上身穿一件Adeda的T衫,颈上围着一个颌圈,圈上挂了一面黑色牌牌,下身着一条运动短裤,两条壮硕大腿满满都是汗乇。被他吓住了叫不出声,只能呆呆瞪着他,姦吗 ?一会儿,我下身感到有些异样。

    他在床沿坐下,轻轻地钻进了我的被窝,一手扶住了我的背,另一手轻轻地握住了我的左手,我不知所措。

    他说:「慧芬,不要怕,我决不会伤害妳,你看我空手而来,没有带任何兇器,只要妳大声一叫惊动四邻,我就逃走无路身败名裂,请妳千万不要叫,妳如果不肯,妳只要告诉我,我随时可以离开,好吗?」

    我左右为难,说不好幺,我今夜会失身在这个陌生男人手中,说好幺,我很久没有接受男人的性爱,现在也有一些动情,也很想和眼前这个男人做一场久旱的爱。

    我闷不啃声。

    他伸手摸我的纤乳,好痒,我的乳头立即变硬,我浑身僵硬,不能动弹,想讲话却出不了声,他靠近我,伸舌头吻了我,我开始吻回了他,但身体仍感僵硬,但情绪稍有放鬆,他妈的,本姑娘早就不是处女了,跟谁操不是操,只要我看对眼,操吧!我辖出去了。

    他手愈伸愈下,摸到我得阴蒂,喔!不好下面桃源洞口春水汎动,在等武陵渔人,咦!,,,,,,怎幺不来?

    他坐了起来,褪去了衣裤,露出一支通红、通红的大鸡巴,长得跟我的那个死鬼阿忠很不相同,现在这个,他龟头不但大而且有阿忠二倍那样长。不知它进入到我的花心,会有什幺不同的勾魂感受。他爬进了我二支大腿之间,两手擒住我的腰,鸡巴龟头对準我的的洞口,正要进入我身体,我闭住了呼吸,期待等他的下一步。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鸡啼,他竟然消失无蹤,惊醒来原是春梦一场。

    摸了摸一下内裤,己经很湿了。

    我感到真的好寂寞,很久没人跟我做过爱了,胸中有一些渴望做爱的冲动。

    当初不该听阿忠的话,离家跟他私奔到这里,现在死鬼溜了不见蹤影,进退不能,只有在现在公司做事,孤灯独坐,只有小狗喜宝相伴。

    公司同事大多是女生,撩东家短、西家长都津津有味,但是谈心底事,私密事却没有闺友,我独在小圈圈之外,因为我是异乡人。

    这几天,消息传遍了全公司,公司买进了全套的全白动生产设备,公司将要转型,会调整人力部暑,裁退部份人员,梅科长多次向我暗示,我亦将是资遣名单上人员之一,何去何从,使我一直忧心忡忡,目前我唯一能可以求救的救生圈,似乎只有梅科长一人。

    二、半夜情人来

    今天,我照常搭公车去公司上班,下午,老闆南下洽公,公司下班较早,没带伞,却逢天降大雨。

    梅料长说:「张慧芬,我正好要到西舖去,要不要我顺便带妳回家去 ? 」。

    很好,昨夜我正好有些热,今天就有人给我打扇,这家伙觊觎我已经好久了,今天给他一些甜头,说不定也可以得解我一些问题,顺便解我一些渴。

    「好啊,只是有一些不顺路呵」

    「没什幺,油门多踩一下,没差」。

    我们就冒雨立刻出发,绑安全带时,他故意不小心触碰到了我的胸部,我假装身体震了一下,瞪了他一眼,他看到我没动气,有些暗自得意。

    行车中,他说:「慧芬,妳家里有些什幺人啊 ? 」他把我的姓省掉了。

    「奶奶,妈妈,妹妹和一个弟弟,他们都住在屏东老家」

    「听说妳是一人住,是吗」?他进一步问,觉得有些希望了。

    「是,我喜欢一人住,比较清静」

    半路上,经过一家西药房,他停车到里面去买了一包东西,我知道那是一包保险套,司马昭之心,了然若揭。

    很快,不到廿分钟,就到我家门口。

    「科长,谢谢您送我到家,要不要到我家喝一杯茶?」

    他正找不到藉口进我家,听我一说,满口说好,就下车进了我家。

    房子不太,一房一厅,加上超小的一厨一浴,我的小吉娃娃上来欢迎我。

    「这是到我女儿,她叫喜宝,来! 喜宝跟叔叔握握手」,小狗举起右前脚,真的和科长握了握手。

    我给科长沏茶,请他坐在惟一的一张双人沙发上看电视。

    「我先给我女儿餵一下饲料,您请随意,自在一些。我上星期日正好多买了一些菜,您如果不嫌弃我家简陋,我就多弄一些,在我家中,一同进晚餐好吗?」

    他本来就求之不得,我这幺一说,他连忙说好。

    我帮他开了电视,把遥控器交给了他,就去弄狗食,及晚餐。

    他一人在沙发中,东顾西觑,打开了我的DVD,播放我的光碟,不知他是否在找我有没有看色情碟片,但他只找到一些大陆福建歌仔戏,放了几片就没兴趣了,又调回电视台。

    我弄好了晚餐,加煎了二粒荷包蛋,打开了阿忠留下的半瓶金门高梁,端上我们的茶几,于我们就坐在沙发中,围着小茶几用餐,二人屁股挤在一起,把酒暍完了,也用完了餐,科长说他要洗碗,我就让他去洗,我换了居家衣服,带着酒意,一人坐在沙发里看韩剧 “来自星星的你“ 。

    很快他就洗好了碗,擦乾了手坐到沙发里,他故意紧挨着我坐在我左边一起看,他先规规距距的挨着,没多久,他右手就来搂住了我的腰,我没有反应,但没有拒绝,他右手慢慢往上爬到了我胸脯,我一阵电击,身体打了一个哆嗦。就倒在他怀里,他就俯身下来和我舌吻,其实他的气味不是太好,烟味很重,但我下腹有求于他,只好忍了。

    他用手指掏我下边,先用一个手指,掏了一下,就加用二个手指,掏了很久,弄得我迎不能、拒不得,淫水直冒,赶快移师双人床上,顾不得那都教授了。

    关上房门,喜宝在门口汪汪大叫,又抓门,我都不理她。

    上了床,我们两人都脱光了衣物,我看了看他下身竖起的鸡巴,其实不是很大,龟头也不是很壮,比阿忠差多了,有一些失望,但扳机都已扣了,子弹的好坏,没有回头路,继绩做下去。

    他进了我里面,他很用心要讨好我,用力插插抽抽,不时肏到我花心,虽不能高潮叠起,但仍能解除最近的饥渴。当他拔掉保险套后,我仍俯身用嘴将他的鸡巴吸得清洁溜溜。

    打砲完毕,二人到狭窄的浴室沖洗,肉碰肉,我又有一些性起,他却没有表示。

    临走前,他掏出3000元钱,说给我作为晚餐买菜之用,他妈的,把我当作卖屄的女人吗,后来再一想,不拿,会把本姑娘当作禁脔,不容他人染指,岂不糟糕,就笑笑收下了。

    送走了科长,饥渴的心情其实仍不能完全疏解,尤其是最后在浴室中,未能得到解放,整个一晚的抽插效果都落空了。

    抱箸喜宝,我裸睡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眠,一直在回想刚才的事,也不知对还是不对,我会沈入社会的深渊里吗 ?

    自呜钟响了二下,夜已深了,我还是下腹有一团热火酝酿,有些失眠的徵兆。忽然房门开了,看到那天的青年周黑豹走了进来。

    喜宝一看到他,就躲到里床,钻到被子下面去了。

    他开口说:「慧芬小姐,好几天没见到妳了,妳好吗 ? 」

    「还不错,你呢 ? 」我信口答道。

    「这几天,我忙坏了,都没能来,今天稍为空一些我就来了」

    他就走近了床边,脱掉了身上衣物爬进了我的被窝内,很温柔的抱住了我,又吻了我。

    我脑内上仍在上一个和科长的情景内,酒精使我迷迷糊糊不太清醒,他吻我,我也就反射性的吻回他,他又轻咬我的乳头,它就反应硬起来,我以为再下一步他就要咬我的阴蒂,但是不然,他直接用鸡巴插进了我阴道里,他的龟头很长,伸进去后,在里面像刀一样刮着肉壁,一时酸痒交集,我直不起腰来。我不禁呀呀大叫起来,他我就开始前后顶我,我里面淫水直流,把他胸口抱得紧紧,两人不停喘大口气。我舒爽得不行,大声叫床。

    他的高潮跟我的几乎同时到达,我的阴道口,布满了两人的精液,分不出谁是谁的。

    我大大舒畅地瘫睡床上,醒来时已是星期六中午,不见黑豹人影。

    检查一下自己,阴部清洁,没有战争残迹,仔细想想,那仍然是好梦一场,空虚不已。

    那夜后,黑豹仍然是三不五时,半夜时出现在我的梦中,天明即去,我始终无法抓住他的蹤迹。每天,我心中那把火一直在烧,而且愈烧愈烈。

    *** *** *** ***

    有一天,我家喜宝发情了,兽医建议,找一家同样品种的吉娃娃配种,我说好,但一时兽医还没有帮我找到好的品种。

    可是不得了,这样一来,我家门口每天聚集了很多公狗,老远嗅到了发情母狗的气味,群聚而至,烦得要命。

    有一天,有一只超大型的黑狗,比一般狼犬还要大一些,一身光亮的黑色短毛,我下班回家,牠就跟我进了我家,和喜宝十分亲密,二只动物就互嗅生殖器。兴奋得不得了。但牠们身型天差地远,根本是齐大非偶,啼笑皆非。

    我想起来,这是前二条街周伯伯家中饲养的看家犬,很兇猛,很多附近的小孩都怕牠。

    我突些然看到牠颈上围了一个皮颈圈,吊了一个黑色铜牌,不由心中一跳。

    我想到我梦中的周黑豹,他也是脖子上挂了一个类似的项圈,不由对牠仔细的打量一下。

    牠体型巨大,有一般大狗的一倍半大,浑色黑毛,短贴身上,光亮发光,是台湾土狗的外型,但头大,腿粗爪大,是很漂亮的一只家犬,我突然看到黑狗胯下矗着一支毛丛丛庞大的生殖器,心中一蕩,看到牠不时将红通通的龟头伸出包皮之外,居然跟梦中周黑豹的龟头长得一样,不禁心中一动。

    原来我每应夜梦到的梦中情人竟是牠。

    三、情到浓处

    我春情大动,下腹有些失火的感受,我觉得我现在就是一只母狗,下身湿湿,淫水直冒,手脚无措,口乾舌燥,看到这幺漂亮一只公狗横在我面前,我实在是一只狗,而且是一只母狗,一只发情的母狗,我蹲下身去,伸手去摸大黑狗的毛毛狗鸡巴,牠红红的龟头就一下从包皮中伸了出来,红通通地一伸一缩,黑狗口中也就不断哈!哈!的哈气,舌头也伸出口外,直滴口水。

    我用手往复套弄牠的包皮,它就滚愈来愈长,愈来愈涨大。

    我将我裤膛送上去给给牠嗅,牠竟然掉过头去,不闻不问,我有些不解,周黑豹梦中上了我,如果牠就是他,那牠就不应该是这种态度呀,难道不是吗?

    我倒有些感觉,牠鼻子哈出的暖空气,吹到我裆间,我下腹就有痒痒的紧张感。

    我褪下了下着,露出我湿答答的阴部给黑狗嗅,牠仍然不屑嗅它,我倒变成愈来愈起情,自己知道我已经不顾形像,蓬首垢面,根本不像一向爱漂亮打扮的张慧芬。

    我看到黑狗的眼睛,仍得紧盯着小狗喜宝的阴部打转,灵机一动,莫非动物界的自然法则,雌性动物吸引雄性的法宝,乃是雌性的阴道分泌物?

    我急急的抓起喜宝,将她的阴部,贴上我的阴部,用力磨磳,用她的分泌物和我的浑合,然后把喜宝塞到被窝里去。

    果然黑狗的注意力,立刻转向了我的下腹,牠站了起来,鼻子嗅向我那里。牠嗅到我阴部发出淫液旳气味。黑狗就如识途老马般,跳上床就开始舔我的阴部。

    「啊啊~~~好舒服,原来你这只坏狗狗,就喜欢舔人家那里。」蜜液不断地从我小穴里渗出,然后一滴不漏地被黑狗舔走,带着倒刺的舌头,不断地重重刮着我幼嫩的阴唇,阴唇上面疏疏落落的长着一些柔细的阴毛,阴唇受到刺激更加地肿胀向外翻出,平时紧闭的阴道口,现在却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黑狗的面前。

    「噢!哦~~ 坏狗狗,舔得那幺深,人家受不了啦。」我一边喘息扭动着身体,一边用手揉弄自己的乳房,乳头在刺激之下变得鲜红翘立如樱桃般。我的小穴,向外翻开的阴唇,它无法抵挡狗舌头的攻击,狗的嘴巴顶着两片阴唇,左右分问开,狗舌头探进了阴道里面,毫不留情地 狠狠舔舐着。滚烫粗糙的舌头碰到阴道的内壁,如被电击,引起我一阵无边的快感,引发一阵又一阵的小高潮,阴道里面已经洪水泛滥。

    啊啊~~舐得好深

    「啊~~狗的舌头好长,快碰到人家子宫了,啊~不行了~~」 我急速喘息着,抬起自己的下身送向狗狗,希望牠舌头可以更深入一点。

    「噢,哦~~人家不行了,人家要洩了~~」阴道在狗舌头不断得刺激之下,一阵一阵地收缩,我感到刮我已面红耳赤,双目迷离。

    给我,给我,噢,不行了,我要丢了`啊啊~~~我身体一阵抽搐,一股阴精射了出来,之后便摊在床上,陷入高潮的眩晕中。

    光是狗狗的舌头,已经使我湿透了,不知假如牠的鸡巴真的进入我会是怎样的畅快,我起了贪念,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阴道淫泛澜的刺激,黑狗这时也兴奋了起来,鲜红的狗鞭从包皮下探了出来。

    我从狂欢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见到黑狗抱着我的腿,拼命耸动,春情似乎才要啓动。

    硬热的狗茎一直戳着我的腿。我感到脸一红,骂道:“色狗!”但我看到着那根红红的狗鞭,又不禁春心蕩漾起来,脑里面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耍真的要和这只黑狗情人做爱,臊红了双颊,内心挣扎着,但又抵不过心中的慾念、邪念。

    令自己兴奋莫名,小穴不受控制地一阵又一阵地抽搐着,淫水泛滥。这狗狗已经迫不及待地跃上床,顺着淫穴的气味,再次舔上我的阴部。我觉得阴部被一阵温热的气息包围着,我敏感的花瓣被狗狗的舌头无情地蹂躏着,花瓣在宽大湿热的狗的舌头肆意舔舐下,慢慢地绽放开来,变得敏感无比。狗狗每舔刮一下,我就不由得呻吟出声,身体因而感到阵阵快感而颤抖着。「~~~坏狗狗,舔得人家好舒服,要死了~~」我的腿夹紧狗头,小腰不断摆动,把自己淫湿的小穴送狗狗的嘴边,狗狗耶毫不客气地用它宽大湿热的舌头舔刮着我的阴蒂。我觉得全身又热又痒,空虚无比。「哦~~好想要~啊~~好痒,~~~ 人家好想要。」

    我娇喘着摆动着自己的腰,阴道壁一阵阵紧缩,两片阴唇又红又肿,大大地打开,里面的小豆豆因为缺少保护也暴露在狗舌之下,在狗舌的摧残下,变得越来越敏感,每一次被狗舌头刮过,都让我产生一种快要高潮的感觉。我气喘喘地把狗狗的前腿拉到自己的两腰间,却不知道怎幺做才能让狗狗插进去,于是伸出手,轻轻握住狗鞭,狗狗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刺激,不安地回避着,我连忙安慰牠。我觉得狗鞭看上去又硬又热,摸上去更是如此,想到一会儿这又硬又热的东西便要插到自己的小穴里去,便又是羞,又是心痒难挠。嘴里唸到:「真是便宜了你这小色狗了。」我没有和狗性交的经验,也不知道接下去该如何做。

    我抓住狗狗鸡巴,它涨得又粗又硬,摸到尾端有二粒枣子大小的蝴蝶结,不大但很硬。

    我想把它的尖端塞进了我下面,但狗狗拚命研钻却不得其门而入,弄得狗狗呜呜乱叫,只在门外左冲右撞,东顶西触,两人十分狼狈。我跪起来準备舒展一下身子,牠却绕到我身后,把我扑倒在床上,屁股向上,从后方轻易插入我洞内,顺势双脚搭在我肩上,下身一沈,狗茎就整个顶进了里面,啊~~~好爽,请更深点,~~人家还要啊~~~请更深点。狗茎不断地快速抽插,推挤着敏感的阴道壁,而狗茎下方的粗糙浓密的兽毛 ,则伴随着抽插 不断地摩擦两片红肿的阴唇和隆涨的阴蔕,我只觉得小穴又酸又胀,快感从与公狗交媾的地方一直蔓延到全身,突然狗狗一展身,鸡巴似乎又增长了一些,鸡巴尾部的两粒蝴蝶结也伸到我阴道里面。

    狗狗的蝴蝶结在里面一边抽插,一面开始涨大,我明显感到狗狗的肉棒所给的快感,渐渐有些阻塞不顺,开始觉得好涨,但狗狗仍亳不留情快速的抽插着,开始有疼的觉。

    蝴蝶结在里面愈来愈涨大,我低头一看下体,在耻骨上面,肚子上明显鼓起二粒蝴蝶结形状的突起,它卡在我阴道入口处,不让狗狗鸡巴掉出。

    我好紧张,万一它永远不会消退,那我岂不永远跟周伯伯家的这只黑狗连在一起,如何见人。

    黑狗跳下了床铺,我被狗鸡巴锁住,也被拉着下了床,爬在地上,我发现我现在和狗狗屁股相连,面孔相背,就像在野外看到公狗与母狗相交上的情形。

    狗狗的大肉棒仍不停在我身内刮动,我高溯潮来临,淫水不停溢出,一直等到卅分后,狗狗喷了我膣内满满的热腾腾的精液,他才退出了我。

    我筋疲力尽爬在地上,一时半刻起不来,我累毙了,也爽毙了。

    黑豹日后常常来我家,我会买牛肉等他来,我小心地慢慢餵他,那段日子我最幸福了,我不分白天晚上,只要他想要,我们就爬在我房内地上做爱,他喜欢前爪搭在我肩上,从我背后肏我,当他的蝴蝶结塞进我阴道内后,我们我互靠扒在地上,但他的阴茎仍不断地在我里面搅动,啊! 我感到我的幸福要满溢房内。

    但有一天他很久没出现在我家,一打听,原来他走失了,听说他被狗肉贩子毒杀了。啊! 我可怜的狗老公。

    我希望他在天堂能常来访我。我真是非常怀念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