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仙侠  »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 &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

    啸傲江湖之魁花宝典

      序章:恶人有恶

      向各位尊敬的看官朋友们致敬!由于此作品是我原创作品,所以请各位看官
    提出宝贵意见,我可以从中学习到宝贵经验,由于工作比较繁忙所以更新速度会
    比较缓慢请各位看官耐心以待,我一般是不会太监的。笑~隋朝六百一十八年隋
    炀帝杨广在经过弒父、杀兄、囚弟之后,于仁寿四年七月登上皇帝的宝座,并改
    元大业,他是个很有才华、头脑精明的人,却以残暴着称于世的人。

        隋炀帝一即位,就开始了穷奢极欲、纵情声色的腐化生活。修东都、开运河、
    筑长城(唯独没有修建自己陵墓);或北巡、或西狩、或东征、或南游,舟车驼
    马,日不暇给;徭役繁多,虽然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着很好的作用,但是总的来说,
    他的这些做法严重地破坏了生产,而且使隋朝的国力也一落千丈,国内民不聊生
    所以各番势力也是逐渐兴起,各族割据一方以武力勉强维持着各个家族的利益。

      六百一十八年七月七日这一日东郡堂堂伍家堡一行三十余人走上黑龙山进到
    白龙庙指着一个白袍子的少年破口大骂,把这个昔日里显得比较清幽的佛门清凈
    地闹得是不可开交。

      “陈靖!你打伤我伍家堡少主,还拉着你的那几个狗腿子朋友到处耀武扬威
    祸害人间,老子们找了你半个月没想你居然跑到寺庙里面来躲灾,跟你说了惹了
    老子们伍家堡的没有好果子吃,今天我伍龙腾不废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一个
    浓眉大眼的人带着一帮持着短刀下人装扮的人兇神恶煞的指着黑龙山白龙庙里面
    对着大佛的白衣男子恶狠狠道。

      白衣男子气定神閑打趣道:“你们家那个少主他骂我,我就按着他的头给了
    他脑袋几拳他头就出血了!这也能怪我?话又说回来我这脸上的伤不也都是你们
    少主抓的?下巴还有一个血窟窿呢也是你们少主给捅的,这事儿于情于理都该算
    是两清了吧?”

      “我清你马勒个笔!曹尼玛!还有理了还!怎幺样?槽尼玛!老子今天也骂
    你了?怎幺着?你也要打我?”浓眉男身后人群中沖出一位拿着弯刀束着头巾的
    黑衣人大声骂道。

      “你们伍家堡也就那素质了吧!我今天不和你们计较,有事说事!没事我走
    了!”陈靖见自己被抓单情况不妙準备拉着点油头就走。

      刚才那位束着头巾的伍家人见况大声喊道:“想走?没那幺容易!今天你必
    须把你的鸡儿留下来!否则老子们不可能放你走!”一语作罢全场哄堂大笑起来。

      退一万步讲陈靖怎幺可能容许他们剁了那陪伴他手淫数十载给他带来快乐的
    鸡儿,但若是真的危及到了他的生命那种关头下比起茍命鸡儿又何尝不能舍弃呢?

      陈靖想了一想,这个时候得先想办法溜才是上策,陈靖转身快步朝身后一侧
    的小窗走去,麻溜如鼠的爬上了一米多高的窗台,窗后是一片竹子林他想都没想
    瞬间跳了下去,谁知下面的竹子全是被砍削过,一个马步没扎稳随着一阵剧痛裤
    裆下的两个蛋被削过的竹子扎中黄都流了出来。

      身后熙熙攘攘的传来一阵话语:“他妈了个比的!小逼篮子跑的挺快!兄弟
    们~今天老子们一定要抓住陈靖剁他一只手和第三条腿回去给老爷请功!”

      陈靖闻声不顾裆下剧痛一瘸一拐的朝着白龙庙后山跑去。

      白龙山地势险要后山山崖虽无万丈也有七八千丈,万一要是掉下去除非你是
    氪金做的否则非给你摔成傻逼不可。

      虽然陈靖下身已经被自己流失的蛋黄染的雀湿,但是他还是一扭一扭的跑到
    了山崖边,伍家堡一行人那也是跑的飞快,一说自己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望族,
    要是被这个小逼篮子给跑了那岂不是要给江湖上的同行笑掉大牙?

      伍龙腾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带着诡异的笑容和三个兄弟朝陈靖走过来。陈
    靖此时被三人地上的阴影逐渐吞没着,他双眼带着恐惧内心无比绝望;没错他怕,
    虽然他是一个作恶多端的人但是他好歹也还算是个人,哪有人对未知事物不会产
    生恐惧的?

      他忍着胯下剧痛一边摇着头一边大声用从低到高的声音喊道:“救~命~吶
    ~~~!杀人啦!~有人管没人管吶?~”

      听罢陈靖的叫喊声伍家堡一行人中后面几个小家丁其中一人啐~出了一口唾
    沫小声道:“马勒戈壁的!这人真他吗没种,穿一身白衣服人模狗样的,下身被
    吓得屎都拉了出来(其实是蛋黄流了出来)!老子做男人要是做成他那逼样儿真
    他吗活着不如死了!”

      虽然声小但是此时被疼痛刺激下的陈靖额外的敏感,他听到了伍家堡那个小
    喽啰对自己的蔑视,心想;是啊老子他妈也是个男人啊!老子真被他们剁了鸡巴
    以后再江湖上还怎幺混啊?随即大喊一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背对着悬崖
    双腿连续的蹬了几下,随着一声啊~~~的一声长叫嗖一下就掉下了悬崖。

      伍龙腾听罢蔑声道:“小逼~还蛮有文化!他刚才说他卵子怎幺了?”

      伍龙腾身边的那个黑衣人笑声道:“怎幺了?覆了呗!”

      伍龙腾轻轻的哼~了一声大喊道:“兄弟们收队!这才午时咱们去镇上吃酒
    去!晚上咱们去霓春院叫上几个妞爽一把!”

      听到伍家堡管家爷这样说在场的兄弟们无不大声道好!江湖就是这样,今朝
    有酒今朝醉也许明天你就是那断头的鬼。

      然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当伍龙腾带着哥们儿们在霓春院摸着嫩妹儿雪白
    的笋尖儿奶子嘬着琼浆玉露时,另一边白龙寺山崖下的山洞内一滴露水打在陈靖
    脸上,山洞顶上一缕银白的月光恰巧从洞口射进洞内,把这个洞子照的亮晃晃的,
    陈靖回忆了一下在自己晕过去之前似乎是被山崖上的几颗大树给缓了一下下坠的
    力道,所以现在自己才可以在这里茍延残喘。

      虽然是山崖下当陈靖回过神来他仿佛看到一个身形妖娆的雪白少女从旁边的
    溪水边走了过去,他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他心想自己是不是摔死了?照他掉下山崖
    之前的人品居然也可以上天堂?还可以看到裸体的美女,和她进行爱的鼓掌?一
    想自己那没了蛋黄的鸡巴居然还能硬起来,虽然硬了不足十秒就被胯下的疼痛把
    鸡儿疼软但还是勉为其难的硬了一下。

      正当陈靖意淫之际耳畔忽然传来一阵幽幽的轻吟:“合欢一决无相无色,幻
    化为雨润泽大地,幻化为空琴瑟幽幽。”

      陈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不轻忙喊:“什幺人?出来!~别在这装神弄鬼
    的,我陈靖不吃这一套。”其实陈靖吓得已经尿了出来,由于刚刚破蛋尿中夹杂
    着血丝把白色的裤衩浸的红黄不接。

      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一个裸体女子从一旁忽一声飘出来,陈靖还没来得及惊讶
    便被那女子拉开下体的裤衩只觉下体一阵疼痛,女子一边嚼着一边带着诡异的笑
    容擡起了头来,只见女子面容姣好月光之下皮肤显得细嫩白皙让人浮想联翩。

      陈靖看着眼前的美景甚至忘了自己裆下的剧痛,陈靖想了想看着女子问道:“
    你在嚼什幺呀?”

      女子嚼了两口咽下去后说道:“老衲见你蛋已碎若不及时切除恐有后顾之忧,
    便运合欢一决嚼掉了你的两颗碎蛋,放心吧!你现在已经不会因为蛋碎而死了!”

      陈靖听罢惊叫一声:“啊?”随即赶紧拉开自己的下体之间自己鸡巴一柱擎
    天,而两颗蛋却已然不见蹤影,随即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也别笑陈靖,试问
    哪个男人承受得了一天这幺大的变故,于是陈靖就这样晕了过去。

      另一边酒足饭饱的十来个伍家堡的二郎们搂着一些露着奶子和下体阴毛的霓
    春院妓女侃侃而谈起来,伍家堡虽是名门望族但也由于江湖争斗时长死人,现在
    坐在霓春院堂内的几个伍家堡的人里面真真正正是呆了十年以上的老人只有伍龙
    腾、束发黑衣的段兴、带刀侍卫陈麻子、做事儿阴险狠辣外号叫爬爬儿的狗剩儿
    还有手段老辣的康世博五个人,其他人全都是伍家堡后期招进来的新人虽然做事
    很利索但是比起堆伍家堡的了解程度和在江湖上的战斗经验绝对不能跟这五人相
    提并论。

      借着酒劲兄弟中间有一个人就跑过来跟伍龙腾等几个老人敬了一圈的酒,然
    后找了个空余的地界坐下来就跟伍龙腾问了起来:“我说!伍大哥啊!”伍龙腾
    虽然正一边揉着怀中妓女的奶子一边和身边的段兴谈笑风生,但是听到自己的小
    弟叫唤自己还是下意识的转过来嗯了一声作为回应,小弟见到大哥转头过来就问
    道:“嘶!大哥!您说咱们伍家堡这少主好歹也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伍家堡堡主
    伍天翔的儿子,武功照说应该不会弱,您说听陈靖哪个王八羔子说的他打架怎幺
    会只用爪子挖人?”

      伍龙腾听罢笑了笑道:“兄弟!你来伍家堡的时间尚短,你不知道!咱们伍
    家堡少主她是一个很特别的孩子,他是一个双性人。”

      说道这里段兴只是笑了笑,可是陈麻子、狗剩儿和康世博三人却是来了劲纷
    纷都把耳朵凑了过去,伍龙腾见兄弟们都起劲了就越说越来事:“咱们少主洗澡
    你们见过没?都没见过吧!老子见过,我五六就岁就来伍家堡从小和少主一起长
    大的说实话少主长得哎呦!草他妈!真他娘的漂亮,虽说是个男娃但是她同时有
    男女两种性器官,十二三岁的时候奶子长出来像个小笋尖儿,那叫一个舒服!有
    一次少主睡觉我守夜的时候老子还拿大鸡巴在她的阴唇上磨过他妈的正想插进去
    鸡巴就绥了精!太紧了!真是个尤物。”

      说到这里伍龙腾话锋一转又说道:“不过都说草双性人是要倒大霉的!还真
    他娘的应验,隔着一年我师父就在给伍家堡争码头的时候被人活活砍死,再隔年
    我被砍个半死幸亏伍堡主救我一命否则我也不会今天坐着给大家喝酒,我暗地里
    发誓我这辈子就要为伍家堡卖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罢伍龙腾脱下身上的挂袍背后一道刀印子从左肩一直衍生到右腰,看这伤
    口在座各位除了段兴以外皆是一片惊诧,说实话受了这样的伤能活下来都是万幸
    中的万幸。

      此时陈麻子把酒杯高高一举说道:“妈的!我也是从死人堆里滚出来的!我
    家穷!年纪轻轻的做了贼,被朝廷抓住剁了几刀丢到乱葬岗,如果不是伍堡主正
    巧路过把我从乱葬岗的狼堆儿里掏出来,老子一条命早他妈折坑堆儿里了!”

      “是的!堡主也救过我!~”“堡主也救过我!~”“堡主也救过我!~”
    哥几个听到陈麻子的话语也跟着附和起来,眼中也带着慢慢的崇敬神情。

      此时狗剩儿站起来对着兄弟们大声道:“敬堡主!~”

      身边的兄弟都把酒杯举起来一口饮下大声附和道:“敬堡主!” “敬堡主!” 
    “敬堡主!”

      此时段兴已经把自己怀中的妓女按在地上操了起来,大鸡巴在妓女的黑毛穴
    里抽插着插得妓女嗷嗷直叫,兄弟们见况都举起酒杯指着段兴道:“兄弟好样的!
    草死这个骚娘们儿!哈哈哈!”说着说着一场乱交宴会在霓春院就此拉开帷幕,
    霓春院这一日晚上莺莺燕燕响了一宿好不快活。

      清晨的阳光和着露水拍打在陈靖的脸上陈靖一声惊叫坐了起来,四处看了看
    这白龙山洞心想自己昨天的遭遇和晚上那个离奇的梦,不过他下意识的还是把自
    己的裤裆子拉开一看一脸不可置疑的样子看着自己没了两颗蛋的鸡巴,痛苦的嗷
    嗷哭喊了几句又晕了过去,此时一个皮肤白皙靓丽的幽幽女人朝他走来左手拿着
    一把细小的刮眉刀嘴上带着一丝邪邪的微笑。